图片 3
情感问答

自己可能爱上了你,夏花与秋叶

秋的霜鞭把春的期盼夏的满足抽成双翅龟裂的黄蝴蝶那夹着尾巴呻吟的脚印追忆永恒的不计成本的奢华

图片 1

图片 2

物换星移写真乳汁的甘甜和青山的挺拔寿星额头上的观音的眼里含在口里的洁白的羔羊就是整个天下而那搏击云天的苍鹰在瓜熟蒂落的黄昏渡埋葬了灵与肉的小家庭的温馨品茗没有结尾的墙头记

秋叶说:“这些天脑海中总会出现一个身影,不熟悉却让她倍感温暖”。

图片来自网络(坚持原创,抵制抄袭)

秋叶的木偶啼血焊接锈断的天经地义蝎子尾巴的脸色横扫忍气吞声的战栗桃花源赏菊的五柳先生被超渡到断壁残垣那照亮通知书的浑浊的眼睛和好像胖了的挤钱买房子的脸恍如隔世的浮云

一年前,在朋友的婚礼上认识了一个男生,他是朋友的高中同学,那天秋叶被安排坐在了朋友同学们的桌上,桌上的人秋叶几乎都不认识,看着一桌人热络的聊天、斗嘴,秋叶感到万分的局促不安,不过还好有闺蜜在。

1秋叶有爸爸了

浮萍一样的秋叶捏着断腿的老花镜在记忆中的北京四合院翻烂了没有条款的词典风烛残年摇晃秋风秋雨那剪不断的脐带迷失看起来很美的时风

跟一桌子不熟悉的人吃饭,确实是一种煎熬。特别是这一桌子的人相互之间都很熟悉,关系都很好,而就你一个陌生人的时候,也许大家看出了秋叶的局促不安,纷纷帮秋叶融进此刻的圈子里。

夏至刚过,天气像个闷炉一样。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大家开始玩游戏,游戏输了的要喝酒,酒桌上有一个特别活跃的男生,跟同桌的同学玩的特别融洽,对秋叶也是特别的照顾,因为面对的是一桌子不认识的人,秋叶也不知道怎么跟大家交流,每当输了游戏或者大家劝酒的时候,秋叶都会二话不说全部喝下去,那一天秋叶喝了很多的酒,但是却没有丝毫的醉意,那个男生一直很照顾秋叶。

沈东明独自驱车赶往乡下,看着车窗外绿草和绿树沈东明一阵愧疚萦绕心头。来到目的地,他看到一座平房房子,环绕了四周,13年没有来了,变化还是很大的。13年前他离开这个小村庄时,屋子都还是用泥巴盖的,现在的房子都是盖的小洋楼。唯独那座他这次要去的家很是刺眼,那座平房房子在小洋楼里显得格格不入。有村民认出了沈东明热情地和他打着招呼,沈东明也热情地回应着。村民走到不远处,沈东明听到他说,“牛什么牛,不就是靠女人上位的,现代版的潘仁美”。沈东明假装没有听见,走到平房房子,敲了敲红色的铁门。给他开门是一个女孩,沈东明看着女孩的那张青春无敌的脸,眼睛多像自己啊,圆溜溜的,嘴巴也像,女孩意识到男子在看自己,有些脸红,羞涩地说:“叔叔,您找谁啊。”

因为是出阁宴大家都决定陪朋友一晚,所以那天大家有大把的时间待在一起。

听到女孩的询问,沈东明回过神来说:“我找你妈妈齐芬,我是她的故人。”

那一天,因为喝了很多的啤酒,秋叶隔段时间就要跑一次厕所,到晚上的时候,天已经很黑了,而因为是老家的农家院,厕所比较远,当秋叶又一次要去上厕所的时候,男生也起身说要去,出了门的两人一前一后走着,谁也没有说话,直到秋叶上完厕所出来,看到男生还站在厕所外面,

女孩示意沈东明进入院子,沈东明看到院子里收拾的井井有条,月季花的芬芳扑鼻而来。沈东明走进客厅,看到客厅里没有豪华的摆设,客厅中央靠着北面墙壁的地方放着一张四方桌子,桌子两旁放着两张椅子,四方房子中央的墙壁上贴着一张倒过来“福”字。客厅东面和南面的交汇处,放着一张三角形的桌子,上面放着电视机。电视机还是“北京牌”的。

秋叶楞了一下,问:“恩?你怎么还没有进去?”

“叔叔,妈妈快不行了,您待会儿看到她请不要说刺激她的话,好吗?”女孩乞求道。

男生:“等你啊,喝了那么多酒小心摔倒”

“你放心,我不会说不该说得话,毕竟我和你妈妈是故人。”

秋叶笑着说:“怎么可能呀!走吧”

女孩打开卧室的门,沈东明看到齐芬就像一棵枯萎的柳树一样,没有一点生机,完全找不到当年那令人心动的模样了。齐芬看到久违的沈东明,脸上露出了笑容。她试图坐起来,但是实在没有一丁点力气了。女孩走到妈妈边,把妈妈扶起来靠在枕头上。

走在路上男生又问:“你今天喝了那么多酒,没事吧”

“秋叶,你先出去吧,我和你沈叔叔有话要说。”齐芬有气无力地说道。

秋叶:“没事”

秋叶点点头,走出卧室的门并把门带上,她转过身把耳朵贴在卧室的门上。

那时候秋叶的心啊就像是一块冰凉的石头一样,任何的男生在她的眼里都只是跟自己一样的人而已,提不起任何的兴趣。

“东明,我撑不了多久了,若不是实在没有办法是不会打扰你的。希望在我死后,你能好好照顾秋叶,秋叶很听话也很懂事。”

后来大家一起坐车去朋友家,一路上男生坐在秋叶的身边,只是彼此都没有说话,到朋友家后,朋友的爸妈很热情地在招待大家,也许是有点累了,也许是有点冷,一到家秋叶就坐在火炉边烤火,而男生也坐在了秋叶的对面,围坐在火炉边的秋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望着火炉上的茶杯发呆,突然听到对面的男生说:“醉了吧,那边有地方快过去休息一下吧”。秋叶木然地望了一眼那个地方,没有说话,起身去睡觉了。

“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秋叶的,毕竟我是她的亲生父亲。现在楚氏集团由我掌控,现在的我已经不再是夹着尾巴做人的我了。”

身边很喧闹,秋叶把衣服盖在头上,阻挡着外界的一切,只是秋叶没有睡着,朦朦胧胧中听见旁边大家斗地主的声音,也听见男生坐在旁边跟闺蜜开玩笑说:“我亲一下她行不行”,闺蜜笑着说:“她可是跟我在一起20多年的哥们,你敢动一下试试”,就这样男生一会开一次玩笑一会开一次玩笑,秋叶听得清清楚楚,但是这一整天相处下来,她知道男生只是开开玩笑不会来真的,因为这一整天男生在酒桌上的一言一行秋叶都看在眼里,包括他对所有人的周到,包括酒桌上跟他相识很久的人对他的态度,所以就任他们开玩笑不去理会。

我居然也有爸爸,长得还那么帅。秋叶意外极了。

一个多小时候后,秋叶酒醒的差不多了,起身坐到了沙发上,旁边的人都在开秋叶的玩笑,男生最起劲,一个劲的在跟秋叶说:“哎,你坐到我旁边嘛,你在旁边我运气比较好,每把都在赢”,禁不住男生一个劲的说和旁边人的起哄,秋叶坐在男生旁边玩起了手机。

齐芬听到沈东明的话语,满意地点点头。突然她感到一阵恶心,紧接着她吐了几口鲜血。

天快亮的时候,朋友被新郎接走了,大多数的人也回家了,秋叶等着天亮再回家,直到这时候男生才趴在炕上睡起觉来,等天亮后,秋叶要走的时候,已经出了门的秋叶透过揭开的门帘看到男生睡眼朦胧迷迷糊糊的在跟自己说再见,秋叶还在纳闷,他怎么起来了,没有睡着吗?

“你不要紧吧,小芬。”沈东明关心地问道。

几天后,跟闺蜜出去玩,闺蜜说她的那位同学在要秋叶的微信号,闺蜜在问秋叶给还是不给。

齐芬摇摇头,她发现除了秋叶很久都没有别人关心她了。

说实话那时候的秋叶,对男生也有好感,但是那个时候的秋叶的心就像一块石头,是冰凉的,根本没有要谈恋爱的想法。

秋叶听到妈妈呕吐的声音,推开房门,哭着说:“妈妈,你没事吧。”

至此之后,秋叶跟那个男生再没有过任何的联系,而那个男生也跟秋叶在过往的日子里萍水相逢的人一样淹没在秋叶的心里,但是在后来的一年中,那个男生的身影却不时的会出现在秋叶的脑海中。

“妈没事,秋叶,以后妈妈不在了你要好好地听你沈叔叔的话,要像以前那样懂事和听话。”

图片 3

秋叶再次点点头,齐芬感到自己累了,慢慢地闭上眼睛。秋叶发现妈妈没有了呼吸,失声痛哭。不知道自己从何时起不在流眼泪的沈东明也像个孩子一样哭了起来。

齐芬的葬礼简单的办置的,那天秋叶离家时,看了一眼这个居住了十多年的家,在心里默默地说“妈妈,我一定会好好努力,不会让您失望的。”

2人靠衣装

秋叶坐在沈东明的车上,没有一丁点喜悦。沈东明通过后视镜看到一脸愁容的秋叶,说:“你楚阿姨没有那么难相处,就是说话恶毒了些,以后在家里她说什么你只管应着,做不做是你的事,记住千万不要和她起争执。”

“在家里,我喊您叔叔还是爸爸呢。”秋叶问道。

“秋叶,在我心里,你和夏花一样都是我女儿,只不过有些事情需要委屈你了。你在家里就叫我叔叔吧。”

秋叶显然对沈东明的回答不满意,可她也无可奈何,接着问:“你当初为什么要离开我和妈妈,这些年,你有没有一瞬间会想起我和妈妈,有没有想过我和我妈妈过得好不好。”

沈东明对秋叶的询问有些惊讶,他思考了一会儿说:“秋叶,大人们也有自己的苦衷,你放心,我一定会把这么多年对你和你妈妈的亏欠补给你。等你长大后就会明白爸爸的苦衷。

爸爸您的苦衷就是做潘仁美,您知不知道妈妈为了你流了多少眼泪,拒绝了多少追求者,她即使到了乳腺癌晚期没钱治病了也并不愿打扰你,她是生生疼死的。这些你怎么补偿,妈妈的华发都是为你生的。秋叶在心里痛苦地回忆着,她强忍住泪水,她说过妈妈死后无论遇到什么事都不会再哭了。

秋叶直到遇到田朗,才体会到那天在车里沈东明对她说得那句“大人们也有自己的苦衷”。

回到青叶市,沈东明并没有带秋叶回家。而是带秋叶去了青叶市最大的服装商场。秋叶看着迎宾小姐笑得像朵菊花,把腰弯到九十度,说着“欢迎光临”。秋叶记得妈妈说过,当外人礼貌地向你打招呼,你也要还给外人一声礼貌地回应。于是她也学着迎宾小姐地样子,弯腰九十度,回敬着“欢迎光临。”迎宾小姐看到秋叶的样子忍不住大笑起来,心里想着:真没见过世面,乡下来的土包子。秋叶看着迎宾小姐的笑容感觉到了她在嘲笑自己,有些落寞。沈东明看到了秋叶的落寞,用凄厉的眼神示意迎宾小姐,迎宾小姐看到到沈东明凄厉的眼神自觉的憋回了那充满讽刺的笑容。

“秋叶呀,以后再来商场,看到迎宾小姐对你说‘欢迎光临’,你就说声谢谢就可以了,不用学着她们的样子回敬她们那句‘欢迎光临’,那是她们对客人的尊重,也是自己的职责所在。

秋叶是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秋叶看着橱窗里漂亮的衣服,眼花缭乱的。这些假人好漂亮,就像漫画书上的小人儿一样。她看的流连忘返,沈东明拉着秋叶走进一家他经常给夏花买衣服的店铺。导购员看到沈东明微笑着说:“沈董大驾光临,真是有失远迎。这个小女孩好漂亮,是您的亲戚吗?”

“我哥的女儿。把最近来的连衣裙都给我看看,今天我给侄女买个裙子。”沈东明微笑着说。

导购员看到沈东明心情不错,一面拿着衣服一面滔滔不绝地讲着衣服的质量,原产地,对于这一些秋叶听得云里雾里。导购员终于结束了长篇大论,沈东明对秋叶说:“秋叶呀,你看着这些漂亮的连衣裙,喜欢哪个我就给你买哪个。”

秋叶看了一眼鹅黄的连衣裙,说:“叔叔,您不用给我买衣服,我这回来城里带着衣服呢。”

导购员听到秋叶的话语,生怕丢了这个生意,继续微笑着说:“小姑娘,这些裙子都很适合你,你叔叔想给你买衣服你就顺了他的心意吧。”

“秋叶,你去试衣间试一下那条鹅黄色的连衣裙吧。”沈东明说。

秋叶只好拿着鹅黄色的连衣裙走进试衣间,她穿好连衣裙走出试衣间,沈东明看着眼前的秋叶,多像齐芬当年的模样。导购员夸赞秋叶漂亮,说裙子很适合她。秋叶通过试衣间外面的镜子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有种丑小鸭变为白天鹅的喜悦。

沈东明拿出卡付钱,秋叶听到1080这个数字时吓了一跳,她拉着沈东明的手说:“叔叔,不买了,太贵了。买连衣裙的钱够妈妈一个月的工资了。你赚钱挺不容易的,省着点花吧。”

这是第一次有人想要替沈东明省钱,第一次有人说他赚钱不容易,“秋叶,谢谢你关心叔叔,钱的问题你就不用管了。”说着把卡递给售货员。

沈东明那天给秋叶买了很多东西,在食品区,她看到很多人不付钱拿着东西就走,心里很是纳闷,城里人真奇怪,买东西都不付钱。等走到收银区她才恍然大悟,原来买东西也要付钱,只不过是在出门时一块结账。

走到门口,刚才嘲笑秋叶的迎宾小姐看着穿着鹅黄色连衣裙的秋叶,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默默地说“人靠衣装马靠鞍,狗配铃铛跑得欢”啊。

3遇见田朗

秋叶一坐上爸爸的车就感到有些困意,她打了一个哈欠,但是她不想睡。因为城里的景色太美了,有很多高楼大厦和一些她叫不上名字的花草,她透过窗子看到街道一尘不染,比起家乡的泥巴小路好万万倍。秋叶还没有看够城里的景色就听到爸爸说:“秋叶,到家了。”

秋叶下车后,看到眼前宫殿式的房子,这样的房子秋叶只在电视里看到过。秋叶愣了一会儿赶紧跟上爸爸的脚步,开门的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大姨,秋叶听到爸爸喊她文姨。秋叶刚进入客厅,就看到一个长相温和美丽动人的女子和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她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秋叶,这是你夏阿姨和你妹妹夏花,以后要好好听你夏阿姨的话,还要和好好和你妹妹相处。快叫夏阿姨。”沈东明说。

“夏阿姨好,夏花好。我是秋叶。”秋叶微笑着说。

“这姑娘真是俊俏,夏楚凉说,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夏花瞥了一眼秋叶,说:“爸爸妈妈,我回房间了。”

秋叶感觉到夏花不喜欢她,秋叶明白原本家里只有夏花一个孩子,现在突然多了自己就会觉得丢失了什么似的。不过,她很有信心和夏花成为好姐妹。

沈东明让文姨带秋叶熟悉一下家里的布局,秋叶这才敢抬起头看着她要生活的家。

家里装修的很豪华也很文艺,卫生间好大,秋叶觉得它比老家的客厅都大。家里还有后花园,秋叶觉得冬季的时候躺在花园里的草坪上晒太阳是一件很美的事情。熟悉了家里的布局,文姨带着秋叶去了她的房间,房间里收拾得好清新,蓝色的窗帘,白色的大床,古铜色的课桌,还有一个咖啡色的书架,这太美好了。等文姨走后,秋叶躺在软软的床上闭上眼睛,她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疼痛告诉她这不是在做梦。她感觉自己有些疲惫,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秋叶醒来时已是下午五点,她闻到厨房里饭菜的香味,此时肚子在不由自主地叫着。她对自己说,秋叶忍忍,一会儿就能吃饭了。

六点的时候,文姨敲了敲秋叶的房门,说:“秋叶,吃饭啦。”

秋叶赶紧打开房门,她来到客厅看到爸爸和夏阿姨在等着她,没有看到夏花的影子。秋叶刚坐下,就看到夏花和一个长相帅气的男孩走了过来。秋叶看着走过来的男孩,心想,这么俊美的男孩我还是第一次见呢,他和夏花站在一起好般配,他是夏花的男朋友吗?

“秋叶,这位是夏花的发小田朗。田朗这是我哥的女儿秋叶。”沈东明介绍道。

“你好,秋叶。”田朗礼貌地伸出右手。

秋叶不知道该不该伸出手,记得上次和男孩握手是在上幼儿园的时候,她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她在犹豫着。

“握什么手啊,又不是见什么外宾。”夏花说着把田朗的手按下。

“我们吃饭。”夏楚凉说。

沈东明给秋叶夹菜,秋叶感动极了。她刚嚼着菜,就看到夏花皱起了眉头,说:“秋叶,以后吃饭不要呱唧嘴。希望以后你从乡下带来的臭毛病一一改掉,不然在这个家我们两个只能留一个。”

秋叶脸红红地低下头,她感觉自己很丢面子。这是她第一次当着多人的面前被数落,尤其还有一个帅哥田朗在场。

“夏花,沈东明把筷子摔在餐桌上,眉头紧锁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说你姐呢?她刚来不知道家里的规矩,你应该耐心给她解释。”

夏花听到爸爸的训斥看了一眼妈妈,就摔凳子回房了。

“楚凉,你看看你女儿,现在像什么样子。”沈东明说。

“你干嘛动那么大的气,夏花虽然口气不好但是她也是为了秋叶好,你说以后秋叶参加家里的party呱唧嘴像什么样子。”

沈东明叹了口气,说:“我们继续吃饭。”

田朗看到秋叶委屈的样子,有些心疼了,但是他还是选择了沉默。

4秋叶和田朗约会

那天夜里,秋叶在房间里对着窗外的满月哭了很久。她突然很想妈妈,很想在乡下的生活。那时的生活虽然穷些,但是从心底是快乐的。等到她哭累了,她告诉自己一定要适应城里的生活,出人头地。

那个时候的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

秋叶跟着文姨学着生活的礼节,休息时她看到田朗骑着白色的山地车从家门口路过,秋叶看着田朗离去的背影发呆了很久。

秋叶和夏花在同一个班级,夏花很是不满意,但也只能听从爸爸的安排。秋叶在班级的最后一排看到了田朗,穿着校服的他就像一个不谙世事的王子。

秋叶跟不上课,她很着急。每次班级里只剩她有一个人时她都会悄悄地流眼泪。一次她又在哭泣,恰逢田朗回班级喝水,他看到秋叶在哭,说:“夏花又欺负你了。”

“没有,秋叶赶紧擦了擦眼泪解释道,我是跟不上课心焦的。”

“原来是这样,以后放学后我给你补一个小时的课吧。”

夏花听到田朗说要给她补课,开心极了,说:“你真愿意帮我。”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自从田朗给秋叶补课,秋叶进步的很快,在期中考试考进了班里的前十名。

夏花得知田朗给秋叶补课的事气愤极了,她把秋叶叫到操场,推了一下秋叶,不屑地说:“你这个土包子,敢勾引田朗,你真是和你妈一样下贱。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我警告你以后离田朗远点,不然我会让你滚回乡下的。”

秋叶想要向夏花解释,夏花捂着耳朵说:“秋叶,我不会听你的解释的。”说完就跑开了。

秋叶望着这空旷的操场觉得自己很是孤独。

秋叶发现班里的女同学开始疏远秋叶,同桌迷笛偷偷告诉秋叶,这一切是夏花的主意,目的就是逼着秋叶自动调班。秋叶明白了,夏花在吃醋。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秋叶不在让田朗给她补课,她和爸爸商量着报了一个学习班,秋叶努力学习,期末考试她考了班级的第三名。爸爸很开心,奖励给了秋叶一只派克钢笔,秋叶拿着钢笔觉得自己幸福极了。爸爸和夏阿姨还有夏花去海南过春节去了,秋叶没有去。因为夏花说,她和秋叶只能去一个人。

爸爸他们刚走,秋叶所在的城就下了一场大雪。田朗约秋叶出来打雪仗,秋叶一出门就被田朗的雪球袭击了,她弯下腰抓起雪球和田朗打起了雪仗。那天她和田朗还堆了一个雪人,在回家时田朗和秋叶商量着待雪化后去游乐场玩。秋叶长那么大还没有去过游乐场呢,她爽快地答应了。

秋叶本以为第二天会是阳光普照的天气,没想到会是阴天。屋外冷极了,秋叶透过窗子看到别人家的楼顶都有冰住了。太阳公公你快出来吧,求求你了。秋叶双手合十祈祷着。

五天之后,天气放晴。天空蓝的像是深沉的大海。秋叶出门后深深地呼吸了一下新鲜的空气,就看到田朗在门外等她。秋叶坐上田朗的自行车,她感觉就像电视剧里的场景。男主载着女主,秋叶想着揽一下田朗的腰,但是少女的矜持让她放弃了这个想法。她牢牢抓住车子后座,她真想和田朗就这样一辈子。

5夏花被绑架

来到游乐园,秋叶看着这些自己叫不上名字的设备很是新鲜。她看到有许多的小孩子和爸爸妈妈来游乐场玩,他们很幸福。曾几何时,秋叶也想要这样简单而又平凡的幸福。

田朗看着秋叶在发呆,说:“秋叶,今天我陪你把游乐场能玩的设备都玩一遍。”

秋叶回过头对着田朗开心地大笑。

在坐摩天轮时,秋叶怕的紧紧握住田朗的手,她紧闭着眼睛。如果没有田朗的陪伴,秋叶肯定不敢坐摩天轮。那天,田朗履行着自己的承诺,陪着秋叶玩了游乐场里能玩的设备。那天,秋叶一直开心地大笑,她仿佛忘记了夏阿姨和夏花对她的排斥。冬季的太阳总是早早地落山,秋叶意犹未尽。

秋叶坐在田朗的车子上,回味着这一天的开心时光,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幸福。

那个寒假,秋叶基本上都很和田朗在一起。他们玩遍了城里好玩的,吃遍了城里好吃的。秋叶突然发现自己爱上了田朗,这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

夏花和父母是在年后初七回家的,爸爸给秋叶买了礼物,秋叶看着礼物,兴奋地说:“谢谢叔叔。”

夏花送给秋叶一个白眼,就抱着爸爸的手撒娇,秋叶只好回房避开这个让她嫉妒的场面。

沈东明和夏楚凉接到歹徒的电话,是在秋叶她们寒假开学后的一个周末的下午,歹徒说夏花被绑架了,要沈父准备三千万元钱在周一送到夏花学校旁寺庙里的佛祖像底下,过期夏花将会有生命危险。沈东明和夏楚凉看到歹徒发给他的绑架夏花的视频,心疼极了。爽快地答应了歹徒的要求。

夏楚凉对着秋叶发脾气,“秋叶,你怎么没有和夏花一起回家。是你故意丢下夏花自己一个人的吧。我看你就是没安什么好心。”

“夏阿姨,我没有故意丢下夏花一个人,是夏花不愿意和我在一起。”秋叶急忙解释。

“你不要狡辩了,你肚子有什么花花肠子你自己心里有数。”

夏花涨红了脸,眼泪充满了眼眶。

“楚凉,不要怪秋叶,沈东明说,夏花这孩子不喜欢和秋叶在一起,你心知肚明,我知道你着急,但是不要乱发脾气好吗?”

夏楚凉听到沈东明替秋叶说话,气得一跺脚回房了。沈东明示意秋叶也回房间。

秋叶回房后,泪水流出了眼眶。她突然发现自己在这个家里就是一个小丑,即使自己多么认真的表演永远也得不到夏阿姨的认可。她拿出妈妈的照片,说:“妈妈,求你保佑夏花平安无事。”

周一时,秋叶向老师请了假,老师说:“秋叶,你和夏花还是以学业为重,旅游最好选择在寒暑假。”

秋叶点点头。

她偷偷地跟在爸爸身后,她看到爸爸把一个黑色的包放在佛祖像底下就匆匆离去了。一会儿秋叶看到一个男子从佛祖像底下拿起黑色的包打量了一下四周就离开了。秋叶刚想起身,就被一只手拉住了,秋叶赶紧回头,看到了田朗。

“田朗,你也来了,你也知道了夏花被绑架了吗?”秋叶问道。

“是夏阿姨告诉我的,你今天向班主任请了假,我就知道你会来救夏花的,所以就在寺庙等着你。”

“田朗,你说歹徒会放了夏花吗?”

“我不敢保证。”

“我们现在怎么办啊?”

“我联系了黑道上的朋友,得知夏花被关在城郊的废弃工厂里,我们去看看吧。”

田朗在黑道上还有朋友,平时他为人低调真看不出来。秋叶心想。

田朗看到秋叶在发呆,说:“丫头,在想什么呢。”

“没有,我们走吧。”

秋叶坐上田朗的摩托车,半小时后他们来到了城郊。刚进入城郊的田朗和秋叶就被几个彪形大汉给发现了,他们给田朗和秋叶蒙上眼睛把他们带到了废弃工厂里。歹徒给田朗和秋叶拿下眼罩,他们看到了夏花被绑着,嘴巴被胶带封住了。夏花看到他们激动极了。

一个歹徒笑着说:“我们发财了,又有两个娃来给我们送财了,老大知道是我们逮住的这俩娃一定会赏我们的。”

“我们先把他两个绑起来,向老大汇报吧。”另一个歹徒说道。

他们把田朗和秋叶绑好,兴高采烈地消失在了厂房里。

6终

由于他们三个被胶带封住了口,没法交流。秋叶能感受到夏花的恐惧。夜深人静时,正在熟睡的他们听到屋外的警车声,他们知道希望来了。

歹徒的头听到报警声,非常气愤,他命令小弟看好他们三个,必要时候拿他们当人质。这时警察已经包围了整个工厂。被困在工厂内部的歹徒商量着突袭,他们抓着夏花、秋叶、田朗冲了出去。

警察看到歹徒手里的人质商量着救人计划,歹徒要求警察给他们准备一辆车。警察答应了歹徒的要求,但是条件是先放一个人质。歹徒把田朗放了。

歹徒驾车离去,警车在后面拼命追逐。一辆黑色的奔驰车逆道而行和歹徒的车相撞了。

警察赶紧停车救人,当救护车赶到时,秋叶已经没有了呼吸。

夏花是在两天后苏醒的,她得知是秋叶在车祸发生时用身体紧紧护住她的头部自己才保护性命的,她在深深地自责。她虽然不喜欢秋叶,但是也不希望她死。

夏花在病房里的电视上新闻上看到妈妈被逮捕了,新闻结束后,夏花哭得泣不成声。

原来这场对于夏花的绑架是夏妈妈一手导演的,她没有想害死任何人,自从沈东明在公司得势后,把钱控制的很紧,那三千万是夏楚凉在公司的股份,她必须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没有想到“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夏花出院后,去监狱看了妈妈,夏妈妈一下子老了很多。夏花告诉妈妈一定会让姥爷想方设法救出她的。夏妈妈最后还是哭了,夏花离开监狱后,来到了秋叶的墓地。她看到田朗也在这里。田朗告诉夏花他要去英国去读书,夏花想要挽留一下他,但是还是没有把话说出,她觉得自己没有资格。

田朗离开秋叶地墓地后,夏花跪在秋叶地墓地旁,撕心裂肺地哭泣着,为什么我最爱的人都要离开我,秋叶,我们来生在做好姐妹吧。

这时天空飘下了几朵秋叶,秋天来了。

生如夏花般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