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6
摄影技巧

拍照音乐家杉本博司中华夏族民共和国第四个个人展览,杉本博司与他的基本点词

杉本博司无疑是最值得敬仰和崇拜的摄影师之一,9月10日在旧金山弗伦克尔画廊开始的Lightning
Fields展将展示这位在当代摄影艺术中占据重要地位的摄影家的最新摄影作品,关于电在摄影术下的再现。黑白的影像和电流很像山脉,仿佛是奇妙的自然,使用40万伏的范得格拉夫发电机发电,每张照片都是一个独特的电流形象。在序言中杉本博司说,电一词源于古希腊语elektron,最著名的是在18世纪本杰明富兰克林为了证明他的假设冒着极大的风险在雷雨天放风筝,到了1831年,迈克尔法拉第发明了发电机和电磁感应定律,从此极大的改变了人们的生活。William
Fox
Talbot是电力摄影之父,对银感光材料的重大发现促使了正负片摄影的发展。观察在摄影干板底片上释放电力的效果是我的一个愿望,这让我重新观察科学先驱在暗室的重要发现,并用自己的眼睛检验他们。关于杉本博司日本当代摄影名家辈出,但杉本博司的作品尤其独树一帜。这位今年61岁的摄影师将镜头对准自然历史博物馆、老式影剧院以及世界各地广阔无垠的大海,呈现出一幅幅冷静凌厉的作品,黑白的影像世界于宁静无声处震撼人心。他的作品横扫国际各大拍卖会,创下的亚洲当代摄影拍卖纪录至今尚无人能超越。英国《泰晤士报》公布20世纪200位最伟大艺术家排行榜中,他是日本4位上榜艺术家中唯一在世的摄影家。编译:morning

如果说荒木经惟是个色情摄影家,那么杉本博司就是哲学摄影家。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仅仅只是个摄影师,摄影师是不需要任何前缀的。

关于日本摄影家、当代艺术家杉本博司,喜爱他的人对他的一切了若指掌。杉本是一个乐于表达自己的艺术家,且口齿清晰,思维流畅并不是每位艺术家都能做到。这让他的经历一如作品般坦白。

时间、记忆、梦想以及历史是杉本博司摄影的主题。他往往在摄影中加入自己的思考。

面对这个纸面上的熟人,已经被业界公认的大师,若刚好有合适的场合,可以在一旁观察忽然闯进他艺术世界的陌生人对作品的反应,何乐而不为呢?

杉本博司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令人尊重的摄影家之一。他的重要摄影题材都是对艺术、历史、科学与宗教的诠释。他将东方哲学思想与西方文化主旨完美地结合在一起。——这是国际著名的哈斯勃兰德摄影奖对其2001年度的获奖者、日本摄影家杉本博司的评奖评语。

5月12日,周六,北京的798艺术区外停满了旅游大巴。这位日本国宝级摄影家的中国首展在佩斯北京举行时,游客们带着孩子和父母,与圈内人士一起涌入展厅,原本开阔的空间一下子摩肩接踵起来。

我们未必能够了解摄影师真正在思考什么,可是透过杉本博司的作品一定能够引发我们自己对于世界的思考,而这不正式摄影的目的么?

在悄悄跟随几拨游客之后发现,他们对纽约自然博物馆系列与闪电原野系列最感兴趣,观察到他们被打动的方式很简单:与作品合影,驻足,难得地保持安静。而从他们教导小朋友的话语中听出来,他们不了解照片的拍摄工手法与摄影家的初衷就像新作《闪电原野》,不听讲座很难猜到这些照片的创造过程并没有相机的参与,而是艺术家手持40万伏特的电极在胶片上烙下的痕迹。但这些沉默的、构图简洁的作品依然打动了一无所知的陌生人。

图片 1

我们无法一一了解这些黑白影像吸引人们的原因是什么,但可以从它们的创造者身上找出一些关键词。

杉本博司

静止与简化

5月12日到7月7日,佩斯北京荣幸地推出世界著名摄影艺术家杉本博司在中国的首个个展。

杉本博司从未拍摄过活物。

展览将通过独有的艺术表现形式呈现杉本博司摄影技术的造诣,凭借对银版印刷制作的敏锐理解,杉本博司成功地诠释了黑、白、灰三种色调所蕴含的全部潜能。他的摄影作品在东方和西方意识形态中架起了一座桥梁,一路探寻时间起源和社会发展的脚步。 

在他810的大画幅镜头里有世界各地被地平线分隔的海与天、为研究三次函数由不锈钢制成的如雕塑般的数学模型、远离城市与人群的已经废弃的剧院、完全看不到周边环境的孤立的建筑物、朝阳升起时的日本京都妙法院三十三间堂中1001座佛像即便是动物系列,也是博物馆里的标本。

此次展览将展现杉本博司利用摄影的艺术语言与方式所形成的独特表现形式。艺术家通过对其善用媒介(明胶卤化银)的理解与应用,并将这种材质的特有属性融入艺术表现过程中,最终在这种媒介上仅通过黑、白、灰三种基本色系就呈现出了自然色调所蕴含的全部潜能。

大多数被摄主体都形单影只地呈现在画面上,毫无生气,却充满不能抗拒的吸引力。

图片 2

展览中看完《海景》即走到白墙尽头,这给观众提供了更密闭的空间,他们拥挤在这个区域里久久不散去,只为等待前排的人们离开,才能与作品面对面。某些时候艺术市场上以价格投射出来的价值可能是准确的,杉本是近两个世纪以来的亚洲摄影家中成交价最高的,为他保持这一纪录的就是《海景》系列,297,590美金。《海景》中的博登海,曾经被U2乐队用作唱片的封面。

杉本博司2009年作品《闪电原野225》

上个世纪70年代,大学毕业的他开着大众房车穿越美国大陆,从洛杉矶来到纽约,租一间小公寓。交不上房租时,就用那辆房车当摆渡车载客。一天挣75美金,其他的时间都用来看书。适逢极简主义在美国盛行,杉本博司不能幸免地成为了被极简主义震撼的一代。在年轻的时候被某种鲜明的艺术思潮击中,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它可能影响终身。

杉本博司的最新系列作品《闪电原野》以有机物的组合结构以及原始形态为主题,流淌着奔放的动态和能量,影射着生命起源之时迸发出的第一个火花。更重要的是,这些作品以摄影为载体寄托了杉本博司对科学研究和实验的热情。他并未使用照相机,而是在暗房里将未曝光的胶片放到预先设计好的、能够产生不同电压电流的设备上,以创造出特殊的效果。

时间哲学

同时展出的还有《概念形式》系列,体现了杉本博司对于数学模型拍摄的浓厚兴趣,这一系列的灵感来源于杜尚和曼雷。杉本博司曾说:这些十九世纪石膏模型的纯粹形式和脆弱感令我痴迷。《概念形式》将杉本博司对时间概念的理解融入数学空间,勾勒出这一概念发展变迁的文化历程。

摄影师都在与时间相处。

  关于杉本博司

布列松与他的信徒们只拥抱瞬间。他相信:生命是随时在变的,有时景象一消失,你就无能为力了。你不能求别人:拜托再笑一次。把刚才的姿势再摆一遍。

杉本博司于1948年生于日本东京,1974年起工作并居住在纽约。他曾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休斯顿当代艺术博物馆,芝加哥当代艺术博物馆,东京原美术馆等地举办个展。他的作品被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东京当代艺术博物馆、伦敦国家画廊、东京国家现代艺术博物馆、华盛顿史密森艺术学会、伦敦泰特美术馆等众多公共机构收藏。

这可能是杉本不去拍活物的原因。他要做的是延长时间,或者说表现时间的痕迹。这不是谁的臆断,而是他重复多次的理念基于对远古人类看到的世界与现代人看到的是否一样这个命题孜孜不倦的探究,他很多次谈到对记忆和时间的流连:我拍摄的是物的历史我的艺术主体是时间。

摄影作品集《Dioramas》《Thearters》《Seascapes》《Chamber of
Horros》《Architecture》《Portraits》《Colors of Shadow》等等。

时装摄影大师赫尔穆特纽顿说:知识分子热衷于讨论摄影的意义,于是摄影师按下快门的手越来越犹疑。可能导致摄影两极分化,到最后只剩下新闻摄影师和哲学家。纽顿没想到后来诞生了哲学摄影家,这个名头被评论者冠在杉本头上,他未反驳。

图片 3

为他哲学的一面举例:《剧院》,艺术家把曝光时间延长到整部电影放映完,最终成像的是一个空荡的剧院、空白的屏幕。从而彻底地与强调瞬间的摄影师划清界限。对于这一点,仁者见仁。

《剧院,Theaters》系列

他还通过收藏各种古怪的物品来与过去的时空对话。从日本古董到几亿年前的化石、掉落在地球上的月球陨石碎片以及当时被陨石砸中的汽车的碎片、装着古埃及猫的木乃伊的盒子、传入日本的唐朝丝织品、18世纪法国解剖图、阿波罗15号宇航员航空食品这位怪叔叔在此行唯一一场讲座中不像其他艺术家对照着幻灯片讲述作品,而是讲自己的收藏,你大概就能体会收藏时间于他的意义。

图片 4

马远、牧溪与塔尔博特

《建筑,Architecture》系列

这三位是他非常喜欢的、影响他很深的人。

图片 5

杉本毫不回避自己的创作受到了南宋画家的影响。北宋的山水画比较厚重、大气,和后来的泼墨山水有些接近。南宋的山水画比较单纯,几乎是单色的,对局部风景的细致描写,但表达出来的意境却更加深远。

《海景,Seascapes》系列

画家牧溪的《八哥图》启发了他在自然历史博物馆中拍摄的鸟类作品;在拍摄《海景》系列后,杉本接触了马远的绘画,对于古代画家与自己对有同样细腻的观察感到惊讶。

评论

生的比马远、牧溪较晚些的塔尔博特,是英国化学家,卡罗摄影术的发明者。杉本对塔尔博特怀有敬意。摄影不是艺术,也不是一种媒介形式,它只反映塔尔博特对绘画缺乏信心。听到这种说法,杉本变得自我膨胀并野心勃勃,他在个人的纪录片中强调:我要推翻这种说法,让世人震惊。

杉本博司曾说:记忆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你不会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但是你却可以清晰地回忆起童年的瞬间。在记忆中这些瞬间缓慢地流逝,也许正因为这些体验都是第一次发生,使得印象更为栩栩如生。然而接下来不断的体验,一直到成人时代都是对过去的重复,因此也就逐渐变得无足轻重。细细回忆你最早的记忆,从童年一路过来,就可以发现记忆永远是堆积起来的,层层叠叠。

在这次展览的前言中,杉本写道:卤化银摄影和它170多年的历史在数码图像的巨浪冲击之下,已逐渐淡入遗忘的角落,这使我突然生出一种形单影只之感。但尽管如此,我必须承认,在这片已被遗弃的阵地上独自固守,对我而言其实更像是一种享受。

从《海景,Seascapes》,《剧院,Theaters》,《建筑,Architecture》,《画像,Portraits》,到《数学的形体:Mathematical
Form》,杉本博司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摄影风格。他的作品非常平静,黯淡的画面,毫无生气,给人一种冷冷的感觉,可是却使无数人驻足于他的作品之前。

新作《闪电原野》没有相机的参与,但胶片与周围的一切都在参与创作因忽然而至的雨改变了的空气湿度、冬天的静电、浸泡胶片的盐水的浓度、充电时间的长短、烘烤银杏果的平底锅这样的新导体都在参与创作,它们改变着电极触到胶片那一瞬间图像的形成,也造成独一无二的瑕疵,艺术家对这些自然发生的变化欣然接受,因为它们描绘着世界上不断涌现的新的生命形式。

海不再是海,建筑不是建筑,他的摄影更像是一种探寻。

编辑:陈耀杰

我拍摄的是物的历史。在《海景》系列里,我要处理的对象是水和大气。这两样可说是至今为止对人而言变化最少的东西吧。其他世间万物都随岁月的流逝而变化。我的艺术的主题是时间。

杉本博司在拍摄《剧院》系列时,跑到一个又一个已经被遗弃的电影院,架起照相机对准银幕,然后放上一部电影。当电影结束时,电影故事因为底片长时间曝光而在胶片上成为一段空白,但黑暗中的电影院里角角落落的细节却因了长时间曝光而被时间镂刻得棱角分明。

杉本博司将在央美举行讲座

5月11日18:30,杉本博司将亲临中央美术学院。让我们一起聆听艺术家关于摄影、关于艺术、关于这个世界的思考。

图片 6

讲座信息: 城市:北京 时间:2012年5月11日18:30
地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学术报告厅 主办:中央美术学院、佩斯北京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稿件一经选用,即视为作者同意本网免费将其使用于本网或与本网有合作关系的非赢利性各类出版物、互联网与手机端媒体及专业学术文库等。

由稿件引起的著作权问题及其法律责任由作者自行承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